名師點評|吳雅蓉:品讀人生,品味經典,品酌文字

  發布時間:2019-01-14 08:11 分類:校內新聞 發布單位:晉江市第一中學 點擊量:341   【公開】


本期名師:吳雅蓉

吳雅蓉,晉江市第一中學一級教師,晉江市教學能手,晉江市骨干教師。曾獲泉州市教育系統初中教師教育教學技能崗位練兵競賽二等獎,晉江市首屆中小學教師教育教學技能大賽一等獎,晉江市初中語文教師現場“說題”比賽一等獎等。


乘物以游心

——讀《莊子選注》有感

邱丹綺

捧著《莊子選注》,可以發現莊子的哲學世界都圍繞著名與利的糾葛去詮釋世界。

平凡人一輩子都被名和利所束縛,無法逃脫,終身拖著那疲憊的身子。而莊子卻對名與利絲毫不眷戀,他那充滿智慧的眼看破世間一切的名利。莊子言:“至人無己,神人無功,圣人無名。”境界最高的人不感到自己的存在,神人不追求建功立業,圣人不希求名聲。莊子是一位乘物以游心,可以獨以天下精神往來的人。

五店市是我忘卻塵世喧囂,覓一刻寧靜的最佳去處。斑駁的墻體,石階縫隙中長出的頑強野草,喜慶的對聯、燈籠,時光就這樣在靜謐中流逝。兒時的記憶里,總有一幢幢古厝記憶,斑駁的紅磚瓦片和外婆的歌謠交錯在一起,端雅沉穩的紅讓我溫暖無比。但現在的五店市里由于越來越多的商家入駐,變得商業化,曾經的心靈凈土,正在逐漸消逝……

塵世里蕓蕓眾生,對待莊子這種無為逍遙的處世精神,大多不能接受,也無法接受。人們在這世界上互相爭斗,面對四處的勾心斗角與背叛親離,為的僅是金錢與虛空的名譽。莊子曰:“不仁之人決性命之情而饕富貴。”他認為貪婪于仁義、名聲都殘生傷性、危害了人的原始本性。莊子實際上是在為人類尋根,尋找我們失去了的“舊國舊都”。在出生之初的那最純凈的心靈,逐漸被“利”蒙上了一層厚實沉重的灰塵,被生活與歲月磨去了棱角而變得圓滑。我望著書上的字眼,心中的灰似乎被拂下了些。

“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則以身殉利,士則以身殉名,丈夫則以身殉家,圣人則以身殉天下。故此致數子者,事業不同,名聲異號,其于傷性,以身為殉,一也。”說的是各種不同事業的人有著不同的目的,但都是危害人之本性,以身體殉物,沒有區別。莊子這種反異化思想,表現出他的十足個性,若這些全是庸人自擾,那么我覺得這樣的人生倒顯消極。于是也有人說莊子是阿Q精神的闡述者,但他也教會了中國人心胸博大平和。

人們在生活中承擔各種不同的角色,角色間的轉換,以及生活給予的各種有形或無形的壓力。我們在學校、家庭兩點一線之間日復一日的重復單調生活,難免讓人常常有點浮躁。也許我們也可以試試“乘物以游心”,給自己的心靈安上一雙翅膀,遨游無疆,看看平川萬里,不也是人生的一種感悟、一種境界嗎?

活在煩惱,也活在智慧。“萬水千山總關情”,看山看水、工作學習,都關乎心境,不論何時,自己感覺水在山、鳥在林,將冥漠大化萬里江山放在心中,于無弦處聽古琴,于無水處賞清音,生活也便是美妙的了。

(作者系晉江一中2018屆初三年學生、現高一年學生,石鼓文學社社員。)

名師點評

本文是2018年晉江市“寒假讀一本好書”征文比賽一等獎作品。作者用簡練的文筆闡述了自己對《莊子》“乘物以游心”的深刻思考,從感慨商家入駐五店市后的喧囂,到智慧看待日常生活的單調重復,作者始終站在現實世界中關照莊子思想的哲學意義。文學的本質是對人類的關懷,作者對莊子思想的體悟正是浮躁的靈魂在純凈的閱讀欣賞中得到撫慰的最佳注腳。


玉蘭香,晉江情

雷忠玥

我漫步在五店市的林蔭小道上,陽春三月,微風里,玉蘭花已含苞待放,絲絲清香沁入鼻腔,一陣神清氣爽。

幾年前,晉江舉行市樹市花的評選活動,看到有玉蘭花這一項時,我想起了阿太(阿太,閩南語曾祖母的意思),這是阿太最喜歡的花。于是,我就在“玉蘭花”選項前鄭重地打了一個勾,自信地以為它一定能被選上。果不其然,玉蘭花眾望所歸,成了市花,大街小巷都有了玉蘭樹的身影。每到玉蘭花開的季節,人們總喜歡駐足玉蘭樹下,賞一朵花,品一縷香。

我隨手折摘了一朵戴在頭上。心,卻早已不在散步上了。

阿太出生在上世紀二十年代。那個時候,村子里有很多玉蘭樹,郁郁青青,甚是好看。小時候,每次到鄉下老家去,我總能看到阿太坐在藤椅上,兩只眼睛盯著院子里的玉蘭樹出神。陽光透過枝葉的縫隙,落在我和阿太臉上,也落在一朵朵優雅寧靜的玉蘭花上。年幼的我總是不理解,心想:玉蘭樹哪有電視好看呢?這時,阿太總會用地道的閩南鄉音說:“去幫阿太摘些玉蘭花吧。”我忙摘下幾朵遞給她,阿太孩童般滿足地笑了,將舊的花朵從頭上取下,小心地插上一朵新的。

2012年,因臺風肆虐,阿太家的玉蘭樹被連根拔起。那幾天,阿太就像丟了魂似的,常拄著拐杖倚在門邊,抬頭看看那空蕩蕩的院子,呆呆地望著玉蘭樹曾經盛開的所在,也不哭,也不說話,一站就是半天。這之后,我再也沒見她笑過。

2015年夏天,怎么也不愿意進城的阿太聽說城里新種了許多玉蘭樹,終于答應我進城走走了。當時我攙著她在五店市的這條小巷里緩緩地散著步。看著沿路盛開的白玉蘭,阿太踮起腳尖摘下一朵,插在頭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我驚喜不已,阿太的臉上已經許久未出現這樣的笑容了!

2016年,阿太安詳地逝去了,享年93歲,入棺時頭上還戴著一朵玉蘭花。

葬禮結束后我終于知道,那縷玉蘭香之于阿太的意義:阿太念念不忘的門前的那棵玉蘭樹原是阿太的父母親手栽種的,是高祖父遠離家鄉下南洋前和高祖母一起栽種的。下南洋后,高祖父再也沒回過家鄉。那玉蘭樹下搖曳的是高祖母和阿太長年累月的想念和情思啊!

如今,城市整改,廣植玉蘭,濃綠的身影裝點了整個城市。高雅瑩潔的玉蘭花,朵朵向上,花瓣潔白而溫潤。花香濃郁卻不失清新,飄散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信手拈來花幾許,自此暗香閨中留。”純潔的玉蘭花呦,你究竟寄托著多少晉江人的綿綿情思?淡淡的玉蘭香啊,你又飄進了多少人的心靈故鄉?

(作者系晉江一中2018屆初三年學生、現高一年學生,石鼓文學社社員。)

名師點評

“一葉一花總關情”,淡淡的玉蘭香牽扯出的是一段段溫馨的回憶以及一縷縷悠悠的桑梓情思。小作者以樸實清新的文筆敘述了老一代晉江人對玉蘭樹的獨特情結,恰如那淡淡的玉蘭花香,散發著濃郁的閩南氣息,含蓄贊頌了城市綠化所體現的人文關懷。



名師指津

熱愛生活,品讀人生;真情誦讀,品味經典;快樂寫作,品酌文字。


分享到:

關閉

掃碼登錄更安全

空間登錄

手機掃碼,安全登錄

二維碼已失效 請點擊刷新
請打開家校幫掃一掃登錄

手機掃碼,安全登錄

掃描成功!

請在手機上確認登錄

取消二維碼登錄

趣彩网 755彩票 | 万彩吧 | 金沙彩票 | 荣兴彩票 | 极速时时彩 | 地球人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