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傷感文章 > 最悲傷作文引非法辦學風波:校方稱遭到報復 海子鐵路網 正文

最悲傷作文引非法辦學風波:校方稱遭到報復 海子鐵路網

最悲傷作文引非法辦學風波:校方稱遭到報復

索瑪花愛心小學的正門,現在校門緊閉,學校已經停運。

最悲傷作文引非法辦學風波:校方稱遭到報復

學校內操場旁有政府樹立的”地質災害隱患點“標牌。

最悲傷作文引非法辦學風波:校方稱遭到報復

永定村火普組一戶村民家的小男孩。

最悲傷作文 《淚》8月在網絡上的流傳,引發外界對大涼山貧窮問題的關注。

隨后,《淚》的發現者、索瑪慈善基金會理事長黃紅斌在對所開辦的索瑪花慈善小學進行擴建改造時,迎來當地政府的《限期拆除違建通知》、對支教者無教師資質支教的叫停。

黃紅斌說,《淚》引發關注后,當地官員曾承諾解決學校的身份問題。而如今投入幾百萬修建的慈善小學,將面臨《淚》引發的“血案”。

然而,當地四合鄉黨委書記吉文光和西昌市教育局局長羅榮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稱,曾多次叫停黃紅斌非法辦學,但黃紅斌置之不理。

當地有官員認為,“最悲傷作文”對縣里是“一個沉重的教訓”。孩子不是沒人管,并非一些媒體臆想的那么貧窮。

探訪:讀書是家庭的負擔

9月1日下午,四川省西昌市剛下完雨,索瑪花愛心小學(兒童村)所在的永定村火普組進出的道路變得泥濘不堪。這座山間的村莊距離四合鄉16公里,公路因貨車出沒而被壓壞,進出永定村火普組,只能經由這條泥濘的山路。

37歲的村民佳寶(音)已經習慣了這條路,他前年從喜德縣搬過來。佳寶說,兩個女兒(一個10歲一個7歲)從前都在索瑪花上學,現在索瑪花停止辦學了,都轉到了四合鄉中心校讀小學。

佳寶說,以前在索瑪花上學,每學期一個孩子只用繳80元的保險費。他平時給兩個孩子1塊錢的零用錢,而現在孩子去了中心校,一學期一個人197元費用,兩個就是394元,每周還要給每人50元生活費,這對他來說壓力較大。

和佳寶面臨同樣困境的還有當地村民阿米友黑,阿米曾是索瑪花小學志愿者,他所居住的房子由于沒錢修繕已成危房。

阿米友黑告訴澎湃新聞,他有5個孩子,4個都在四合鄉中心校讀書,每人費用215元,學校每天收每個孩子6元錢的生活費,他每天還要給每個孩子5元錢的零用錢。算上衣物等費用,4個孩子一年就要花費約6000多元。

阿米友黑說,現在家里已欠債1.3萬余元,平時連大米都很少買,肉要過年才吃一次。等4個孩子讀完小學,自己的負債估計會上2萬元,到時候他就無力再供孩子上初中,只能讓他們自謀生路。

索瑪慈善基金會理事長黃紅斌在微信朋友圈里介紹了開辦索瑪花愛心小學的初衷:基金會志愿者到喜德縣送捐贈物資時,途徑四合鄉永定村,發現這里有大量的失學兒童。志愿者調查走訪發現,整個村子只有兩個人識字,包括火普組的組長都是文盲。該地原來有一個教學點,兩間教室,汶川地震后教室被定為危房,教學點因此撤銷。村里的孩子只能到山下的四合鄉中心校就讀,走路需要2到3小時,開越野車從市區到火普組要一個半小時。據當時統計,永定村當時的學齡兒童有169人失學。

黃紅斌:該拆就拆

9月初,索瑪花愛心小學校門緊鎖,學校200米外,三名支教老師正在田間干活。他們告訴澎湃新聞,可以參觀學校,但無法接受采訪。

小學位于半山腰的斜坡上,分為上下兩個部分。下面部分由板房和磚房構成,已經投入使用。上面是水泥房,還未使用。

學校鐵門前掛著“索瑪花愛心小學”的招牌,支教老師告訴澎湃新聞,現在學校只有3人在此留守,剛才她們在田里刨土豆,準備晚上吃。

支教老師說,目前學校已停工。澎湃新聞記者在教室中看到,教室里有大約30張鐵質課桌。有的課桌上,放著一本二年級《數學》下冊的教科書,支教老師說,這是當地教育部門提供的課本。

據支教老師介紹,目前小學只有一二兩個年級,本來今年準備增加第三個年級,因為涉嫌違建,學校現在已經沒有上課了。

學校廚房的墻上貼著一張限期拆除違建通知,稱索瑪慈善基金會在西昌市四合鄉永定村火普組非法買賣土地、違法違規修建房屋。根據相關法律,責令基金會于2015年8月28日內自行拆除違法違規建筑物,否則四合鄉政府將依法進行強拆。落款日期是2015年8月23日。

從教室出來是操場,兩米高的綠色鐵質圍欄將操場圍起來。操場的另一頭堆放著建筑材料,材料旁豎著一塊牌子,牌子上寫著:地質災害隱患點。

9月2日,黃紅斌告訴澎湃新聞,8月31日他被公安部門拘傳,約24小時后才回家。

黃宏斌稱,他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訪,但對于學校違建一事愿意配合政府工作,政府如果認為學校是違章建筑需要強制拆除,該拆就拆。

教育局:多次下達停止辦學通知

“媽媽病了,去鎮上,去西昌。錢沒了,病也沒好。那天,媽媽倒了,看看媽媽很難受,我哭了”……這里作文《淚》里部分文字,其作者在四川省涼山州越西縣寶石小學就讀,是一位12歲的涼山女孩,名叫木苦依五木。

黃紅斌將《淚》發在微信里,大涼山的貧窮問題由此被外界矚目。更有很多網友受作文感動,捐款擴建西昌索瑪花愛心小學。

學校正擴建時,索瑪花愛心小學卻迎來了上述《限期拆除違建通知》。

黃紅斌說,他們在越西縣支教的爾賽鄉小學、布海小學、寶石小學、紅旗小學等約10所小學,也打電話通知他,以后不能去支教了。因為支教的老師沒有教師資格證。

“這是《淚》引發的血案”,黃紅斌在微信里稱。學校已運作4年,不少部門都知道學校的存在,這期間學校的所有教材,也一直由教育部門提供。

他的微博置頂消息里,是8月28日發布的一則信息:2015年8月5日,索瑪工作人員和木苦依伍木在涼山州委常委、宣傳部長王阿呷及西昌市教育局、宣傳部領導的陪同下,接受中央電視臺新聞1+1的采訪。采訪后,王阿呷常委承諾:馬上成立由各部門組成的專門工作小組,幫助解決索瑪花兒童村身份的問題,把好事辦好。

但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學校要被強拆的最后通牒。黃紅斌說,學校修建花了幾百萬元,都來自愛心捐款,希望政府能夠接收,但遭拒絕。

西昌市教育局局長羅榮告訴澎湃新聞,2012年年初,有村民向鄉政府反應有人在山上建學校,他們立即聯合鄉政府工作人員上山查看。

羅榮說,當時索瑪花小學占地面積約200平米,擁有3間教室和一個廚房,教室是活動板房,廚房為空心磚房,活動場地只有70平方米。由于西昌屬于9度抗震設防區,索瑪花愛心小學的建筑物屬于D級危房。學校沒有公辦老師,大多數老師都是剛畢業或者還未畢業的大學生,沒有教師證,也不是相關的專業,達不到基本的辦學條件,黃紅斌也從未到當地教育部門登記審批。

2013年3月,西昌市教育局向索馬慈善基金會發出了《停止辦學行為告知書》,并兩次對索瑪花愛心小學的學生進行了分流,一次為92人,一次是108人,生源大多數來自外縣。

羅榮告訴澎湃新聞,從2013年開始,每年市教育局都會給基金會發一份《停止辦學通知書》,到現在一共發了三份,但黃紅斌并未整改。羅榮也跟黃紅斌交流過多次,“但是黃紅斌認為做慈善不是壞事,他是一個比較固執的人”。

羅榮告訴澎湃新聞,現在四合鄉中心校的學生可享受“三免一補”政策,就是學費、雜費、課本費全免;一補就是每月補助生活費100元、營養改善費80元;住宿費同樣全免。從索瑪花小學分流過來的學生也能享受這個政策。

至于有村民說中心校學費和住宿費并未免掉,羅榮稱應該是生活費,如果學生吃飯的錢不夠,這部分錢應由家長來承擔。

羅榮說,這次索瑪花愛心小學分流的三批學生都無條件解決學籍問題,小學畢業后可以升入初中。

官方:曾多次叫停違規辦學

四合鄉黨委書記吉文光告訴澎湃新聞,2008年前火普組本來有一個教學點,汶川大地震后,教學點房屋被鑒定為D級危房。為了保證教師和學生的安全,在征得了當地村民和鄉黨委政府的同意后,取消了該教學點。

吉文光說,2011年11月,黃紅斌給時任鄉長的他打電話說要在火普組建一個學校,吉文光得知黃紅斌未辦手續,拒絕了。誰知黃紅斌避開村委會和鄉政府,私自在山上買了一塊地,辦了學校。2012年2月,教育局和鄉政府工作人員就上山去制止了他,并在秋季開學前,將學校的92名學生分流到中心校讀書,同時責令他停止辦學。

2013年8月13號,吉文光和索瑪花愛心小學工作人員在鄉政府商議學校的事情。在會議上,吉文光要求他們把學校拆了,分流學生,對方表示同意。

吉文光說,從2011年到現在,黃紅斌私自進行了兩次土地買賣。第一次購買面積大概有0.3畝,當時購買的土地并不是林地。2014年3月,鄉政府接到群眾舉報,說黃紅斌又在山上買了幾畝土地,準備在山上蓋兒童村。

黃紅斌第一次買賣土地花了6000元,第二次買賣土地共花了31萬元,買了約22畝土地。吉文光說,他們也奇怪黃紅斌怎么買了這么多地,什么時候買的,開始修建工作的,他們完全不知道。購買面積也是后來公安介入調查后才知道的,

由于黃紅斌當時并不在場,鄉政府給施工單位開發了停工通知,對方拒絕簽收。5月底,市政府再次約談黃紅斌,黃紅斌仍未停工。今年6月27日,鄉政府接到通知說,兒童村還在繼續施工,鄉政府再次上山,再發停工通知。

吉文光告訴澎湃新聞,自2011年起,他和黃紅斌只見過三次,從未收到過黃紅斌或慈善基金會的申請和書面報告。

吉文光說,黃紅斌所購土地為林地,2011年黃紅斌買地修學校的時候,只是涉及非法辦學,并未涉及非法買賣林地,所以政府并沒有給予強制措施。2014年4月,黃紅斌開始修建兒童村,破壞了林地的使用性質,鄉政府才開始強制介入。

吉文光說,黃紅斌所修建的房屋的設計圖沒有經過任何相關部門審核,西昌市是9度設防區,他這個建筑的質量沒有讓任何一家市政府認可的單位進行鑒定。而且在施工過程中,還造成了地質災害隱患

四合鄉政府人大主任李堂秀告訴澎湃新聞,索瑪花小學課本是中心校提供的。2012年,黃紅斌和鄉政府約定好,說孩子分流走,他們就拆掉板房。但孩子分流走后,板房不僅沒有拆除,黃紅斌又接來了一批外地的孩子。鄉政府無奈之下,才連續為索瑪花小學提供課本。

越西縣分管教育工作的陳姓副縣長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最悲傷作文》對縣里是“一個沉重的教訓”。事實上縣里所有民政政策都是落實到位的,孩子不是沒人管,也并非一些媒體臆想的那么貧窮。

更多精彩新聞請點擊>>>澎湃新聞網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先知彩票 临澧县 | 修武县 | 南丹县 | 新密市 | 盐城市 | 太谷县 | 凤庆县 | 建宁县 | 汶川县 | 贡山 | 彭山县 | 玉屏 | 平南县 | 太保市 | 长白 | 婺源县 | 新乡县 | 苍山县 | 上高县 | 分宜县 | 肇源县 | 格尔木市 | 如东县 | 徐水县 | 彭州市 | 萨嘎县 | 缙云县 | 大连市 | 唐河县 | 文昌市 | 周至县 | 昌黎县 | 宜阳县 | 郧西县 | 托里县 | 锡林郭勒盟 | 大竹县 | 新龙县 | 彭州市 | 乐都县 | 水富县 | 长泰县 | 金坛市 | 宁蒗 | 额尔古纳市 | 维西 | 台南市 | 秭归县 | 察雅县 | 花莲市 | 家居 | 盐池县 | 灵武市 | 紫金县 | 台山市 | 屯门区 | 色达县 | 扶余县 | 临颍县 | 鲁甸县 | 健康 | 承德县 | 兴国县 | 榆社县 | 赤水市 | 什邡市 | 慈溪市 | 白城市 | 西贡区 | 安乡县 | 岳西县 | 府谷县 | 海宁市 | 福泉市 | 兴国县 | 乌拉特后旗 | 敦化市 | 三原县 | 屏山县 | 奉节县 | 瓦房店市 | 南昌县 | 阜康市 | 三明市 | 文昌市 | 青浦区 | 滨州市 | 苍溪县 | 介休市 | 同江市 | 肥东县 | 南华县 | 密云县 | 清徐县 | 连城县 | 荣成市 | 诏安县 | 钟祥市 | 太和县 | 江川县 | 深圳市 | 徐汇区 | 英超 | 青田县 | 岗巴县 | 房山区 | 望江县 | 百色市 | 乌拉特前旗 | 尼木县 | 岚皋县 | 且末县 | 高雄市 | 大荔县 | 泸溪县 | 山东省 | 梅河口市 | 博客 | 固始县 | 嵊泗县 | 六安市 | 民勤县 | 建平县 | 绥江县 | 开平市 | 宜宾县 | 合水县 | 象山县 | 炎陵县 | 东山县 | 钟山县 | 西华县 | 方城县 | 涟水县 | 三江 | 桂东县 | 陆川县 | 同江市 | 云林县 | 伊通 | 方城县 | 馆陶县 | 德安县 | 读书 | 根河市 | 信丰县 | 胶南市 | 桃江县 | 比如县 | 陈巴尔虎旗 | 如东县 | 那曲县 | 丰县 | 阿尔山市 | 夏邑县 | 抚顺市 | 句容市 | 洪雅县 | 土默特左旗 | 波密县 | 横山县 | 长顺县 | 巩义市 | 凉山 | 连山 | 洞头县 | 凤阳县 | 梅河口市 | 淮阳县 | 临桂县 | 革吉县 | 龙陵县 | 陕西省 | 香港 | 涿州市 | 黔东 | 邵阳市 | 将乐县 | 西盟 | 磐石市 | 永胜县 | 克什克腾旗 | 蒲江县 | 青铜峡市 | 木兰县 | 孝感市 | 班戈县 | 涞源县 | 清河县 | 黄陵县 | 洞口县 | 汝南县 | 武冈市 | 砀山县 | 苗栗市 | 湘阴县 | 吉木乃县 | 丹凤县 | 江永县 | 阳东县 | 伊宁市 | 乐平市 | 云龙县 | 海林市 | 衡东县 | 田林县 | 石首市 | 乡城县 | 仁布县 | 平乡县 | 米泉市 | 雷山县 | 大竹县 | 绥芬河市 | 河北区 | 彝良县 | 辽宁省 | 兴安县 | 集安市 | 从化市 | 澎湖县 | 峨眉山市 | 浦东新区 | 丰原市 | 济南市 | 黔西县 | 井陉县 | 镇远县 | 美姑县 | 元江 | 高雄市 | 东丽区 | 洛扎县 | 沾化县 | 卢湾区 | 唐海县 | 贞丰县 | 农安县 | 通山县 | 离岛区 | 仙居县 | 来宾市 | 剑河县 | 庄浪县 | 湟中县 | 介休市 | 塘沽区 | 宁夏 | 鄂伦春自治旗 | 上犹县 | 灯塔市 |